月归档:三月 2020

任天堂 Switch 上的《Toki Tori》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522 《Toki Tori》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我之前在2011年有一篇博文介绍过这个游戏。我记得我后来把这个游戏全部通关了,但具体什么时候通关的,我查不出来,大概2012年底之前吧。这个游戏不少关卡都极其难,想几天都想不出来。 这个游戏实际上是一个比较老的游戏了,是2001年作为 GameBoy Color 上最后几款游戏之一发行的。我之前一直以为2001年就是这个游戏诞生的年份,最近在网络上再搜索这款游戏的资料时,才发现 GBC 版本是基于开发者更早的1994年在 MSX2 家用电脑系统上的一款名为 Eggbert 的游戏重制。GBC 版本与 MSX2 版本相比,游戏机制和游戏角色形象基本不变,关卡则据我初步观察,大规模替换了一些更好的设计。 我最早接触到这个游戏在其问世的约17年后的智能手机时代,是在 Android 系统上第一次见到这个游戏的。Android 版是原 GBC 版的重制版本,游戏画面有了大幅度的提升。除此之外,游戏的核心玩法原封不动。关卡也是基本原封不动,我注意到GBC版有一关可以少用一个工具过关。后面的智能手机版、家用主机版等都把此关局部微调,把漏洞补上了,也增加了原关的难度。可见优秀的关卡需要不断打磨,就如我们的推箱子比赛的关卡一样。 继GBC版本之后,开发者到了2008年才又再一次重制,并在任天堂的 Wii 主机平台以 WiiWare 发行。在这以后的版本,包括我最早接触到的Android智能手机版本,都是基于这次重制针对不同平台的微调。 继 Wii 之后,《Toki Tori》还在任天堂的家用主机 Wii U、掌机3DS(因3DS的特性,游戏名为《Toki Tori 3D》) 、索尼的 PS3 、苹果的 iOS、个人电脑上的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

新冠病毒与《塞尔达传说之旷野之息》

  本文地址: http://sokoban.ws/blog/?p=4499 因为新冠病毒引起的疫情,寒假延长了,幼儿园何时开学还不得而知。习惯每天都要出门的儿子能天天待在家里实属不易,怎么让他自己消磨时间也是令人发愁。去年底入手的 Nintendo Switch《塞尔达传说之织梦岛》一开始接电视玩没有引起儿子的太多兴趣。寒假他手持玩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喜欢上了。此时我才领会到 Switch 其实是电视主机和掌机的结合体。 这个游戏需要文字指引,幼儿难以独立完成,但是稍微指点一下,4岁的小孩也能玩得很流畅。看着儿子在迷宫中熟练地切换不同功能的工具过关,我都觉得有点意外。当然很多关键地方儿子打不过去还是需要我帮忙。另外比 GB/GBC 原版新增的迷宫拼图内容丰富,儿子非常喜欢玩,而且也很耐玩。 这个游戏多年前读本科时在同学 JimmyZ 的 GBC 上面玩过。这次的Switch重制版的画面精美程度比当初的GBC版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比塞尔达系列游戏在 GBA 上复刻超任的 A Link to the Past 或者GBA上新作 The Minish Cap,亦或 DS 上的 Spirit Tracks 等等 ,也要高出好几个层次,达到了2维塞尔达的最高水平。但这次在 Switch 上玩的时候,总觉得游戏中的一个个场景我当初玩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可能是记忆把不同时期的经历重组了。 由于寒假过于漫长,儿子把《织梦岛》打通关了也没还有结束。于是2月的最后一天,我又网购了《塞尔达传说之旷野之息》卡带。这个是2017年在 Switch 上的新作,代表了3维塞尔达的最高水平。试玩了一会,游戏构建的3维世界令人心旷神怡,迷宫则有些未来世界的味道。但这个3维的复杂度比2维的要高非常多,小孩子玩起来难度有点高。我没怎么玩过3维的游戏,主要的经验也是来自好友JimmyZ上次借给我的 3DS 上的复刻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