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十三)癌症与政治秩序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3004

最近读了两本书,都只读了一半,没有时间读完。读书笔记先写了。

一、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本书作者 Siddhartha Mukherjee 为印度裔美国人,该书获得2011年的非小说类普利策奖。

虽然书名是癌症传,但作者以癌症为主线,把穿插了许多故事,讲得比较丰富,也能从中了解到一部分其他医学进展的历史。人类从医学方面脱离愚昧也就不到百年,想想我在上中学之前还喝过不少中药。

第一部分

第1-3章,Sidney Farber在1950年代尝试对白血病进行分子药物治疗的尝试及失败。其中第1节从细胞学角度,阐明了目前我们对癌症的认识是细胞的非正常生长导致。第2节介绍当时医学蓬勃发展的背景(如盘尼西林等抗生素的发现),但当时对白血病的本质认识不足,认为可能是某种血液病,是否可以通过补充某种小分子药物治疗。第3节详细介绍了Sidney Farber 的这种尝试。

第4章,一些可能是古代对癌症的记录。

第5章,肿瘤一词的词源,古代荒谬的四液体学说。

第6章,解剖学的发展和逐渐认识到对癌症用四液体学说解释的错误。

第7章,两大技术的发展使得切除癌症病灶的手术得以成为可能。一是麻醉、二是认识到术后伤口防止感染的重要性,并有有效的手段降低感染。

第8章,William Stewart Halsted过于极端的大范围切除手术,最初用于治疗乳腺癌。但事实上,如果癌症发生了转移,切得再多也没用。

第9章,X射线在1900年之前被发现,对分裂越活跃的细胞破坏越大,很快被用于治疗癌症,即放射性治疗。和开刀切除一样,也仅对未发生转移的局部癌症效果较好。

第10章,纺织工业促使人造合成染料的发展。这些合成的化学分子逐渐被用于治疗疾病,对病毒性疾病,人们找到了不少化学药物。对癌症,化学疗法进展缓慢。

第11章,战争中芥子气对白细胞的杀伤作用使得人们继续寻找治疗癌症的化学药物。发现6-MP治疗白血病效果尚可。

第12章,概述在攻克小儿麻痹症的过程中,政治力量起的作用。Sidney Farbar 于是发起对付儿童癌症的募捐和宣传,希望聚集更多力量来治疗白血病。

第13章,Sidney Farber 的政治运动有初步成效,通过筹款建了新的大楼,但质量效果却没有大的进展。

第二部分

第14章,美国人爱结社,社团是一支重要的社会力量。社会活动家 Mary Lasker早期活动是作为后来者,控制了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Control of Cancer,使该协会更热衷于聚集社会力量抗癌。

第15章,二战期间,集中力量有明确目标的曼哈顿计划成功制造出原子弹。这种方法能否用于攻克癌症?还是有待对癌症机制的基础研究的进展?大规模地测试化学药物有成效吗?战后,1950年成立的NSF资助方式主要支持分散的非短期应用目标的基础研究。社会活动家 Mary Lasker联合Sidney Farber 等人,成功从政府游说到更大的支持来专项癌症治疗,NCI(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下面新设立Cancer Chemotherapy National Service Center,大规模测试筛选治疗癌症药物。

第16章,Farber 等人手上的化学药物已经有好几种了。Farber 和 NCI 等机构联合对各种化学药物的用量、如何混合用药等作临床试验。他们借鉴了抗生素的使用经验。

第17章,NCI 的华人医生李敏求成为第一个使用化疗完全治愈癌症的医生。他在患者癌症消失后,通过检测血液中某种物质的微量存在,依旧坚持对患者继续使用化疗,成为第一例通过化疗彻底根治不复发的病例。他也因此(癌症表面消失后仍然用药)一度被NCI解雇,这难道不是种族歧视吗?

第18章,通过对老鼠的试验,发现化疗总体来讲,用量越大效果越好,多种不同药物联合使用效果更佳。

第19章,四种药物同时使用的VAMP疗法治疗白血病,大部分患者还会在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复发,因为有血脑屏障,化学药物无法进入大脑。但也有5%的患者痊愈不复发。

第20章,淋巴癌转移扩散慢,用放射疗法有显著疗效。

第21章,更激进的疗法:六至八种化学药物同时使用;还直接向中枢神经系统注入药物;同时对脑部放射性治疗;癌症消退后继续用药。如此这般,产生更多痊愈的病例。

第22章,癌症是许多病的统称。癌症能否被作为一种单一病种看待,在于有没有统一的病因,是什么导致细胞的不正常生长。这一点还没有完全研究清楚。癌症能否作为一种单一的病种,还在于有没有统一的治疗方案。在对白血病的治疗研究中,化学药物疗法作为一种一般性的方案,似乎看到了曙光。目前,癌症的研究,临床的治疗方案似乎比理论上的病理学研究要走得更快。

第23章,1969年,美国首次登月成功。受此鼓舞,Lasker 等人再次发动面向公众的抗癌运动,试图游说政府成立类似于NASA的抗癌机构,投入3年10多亿的经费,毕其功于一役,试图一劳永逸地解决癌症治疗问题。但也有科学家反对认为癌症治疗不能和NASA登月相比,登月是一项工程技术上的成就,其理论基础均早已具备。在癌症的机理还没有完全弄明白的情况下,就提出彻底治愈癌症的目标还言之过早。最后政府还是批准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投入更多的钱,但没有成立类似于NASA的独立于NIH之外的机构。

第三部分

第24章,对乳腺癌的大范围切除手术(见第8节)虽然缺乏强有力的有效性的证明,依然许多医生的统治下广泛运用。这一方法的(错误的)依据是癌症是逐渐扩散的,所以越大范围的切除,根治的概率越高。直到1981年,累计了十多年的更科学的临床数据,才推翻了这种大范围切除手术更为有效的观点。

第25章,而化学药物治疗也显得颇为残忍,简直就是直接给病人同时服用多种毒药。有一种化学药物Cisplatin,联合其他药物,亦能部分根治某些癌症。但Cisplatin的副作用也颇大,常常能令病人一天呕吐12次,而这只是程度最轻的副作用之一。当时医生往往无视这些副作用,病人就如实验品。

(未读完,全书共49章)

一句话心得:读了一大半之后,发现医学并非科学,而是一门工程或者技术,是人类的一项社会活动。有时候,没有完全弄清楚疾病的机理的情况下,也能大张旗鼓地、比较有科学精神地进行治疗。

二、弗朗西斯·福山《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

和前一本书相比,这本书更像科学。作者论证的起点是非常坚实的:人作为一种黑猩猩,是一种社会动物,血缘感情很深。人不完全是理性的动物。人类发展出家庭、族团或者部落等政治秩序,可以说是自然形成的,是生物属性的延伸。但是,要建立更大范围更稳定基于非亲缘关系的国家,则有一定偶然性。原生的国家不多,但是国家具有非常强的竞争力。早期,面对强大的国家,一些部落还可以选择迁移。但技术的发展,现在政治力量已经基本触及全球每一个角落,最终发展成现在二战后联合国五强主导的世界政治秩序。国家秩序一旦崩溃,重建非常困难,往往会退回到部落状态。

此条目发表在 读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