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十五)《科学消遣》、《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3364

一、从华容道玩具的历史说起

以华容道为代表的滑块类游戏,可视为推箱子的前身。

2007年下半年,我曾查阅许多资料,考究了一下华容道的历史,写了一篇小文《华容道玩具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我把该文发给以学术打假称著的方舟子,发表在网络期刊《新语丝》2007年12期,但插图被略去了。我也把此文发布到其他多个网站,因此在网络上认识了世界魔方协会(WCA)的中国区第一个代表陈丹阳,他也对各种智力谜题有非常浓厚的兴趣。

写该文时,我所查到最早的关于华容道的中文记载是姜长英先生在1949年出版的《科学消遣》一书。此书修改后1997年以《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为名重版。可惜这两本书我当时都未能从图书馆或其他途径找的,只是从其他文献对这两本书的引用间接得知。

2015年7月,陈丹阳告诉我他搜到1948年第201期《中学生》杂志对华容道的介绍。于是这取代《科学消遣》一书,成为目前找到对华容道最早的中文记载。

2016年8月,又收到陈丹阳转发的关于华容道的新资料。是另一世界魔方协会代表常方圆在日本参加世界谜题大会(IPP)时,某喜欢益智游戏的日本退休教授的讲座投影。讲座给出了两种早期在日本流传的华容道的证据。一个据称1936年签订“日德反共协定”时的华容道实物,曹操的角色由共产国际扮演。另一个是侵华战争时期,日本士兵玩的一种以撵走常凯申为主题的华容道。

2016年12月,常方圆提交申请,成功修改了百度百科的魔方词条,删掉了“魔方与中国人发明的华容道,法国人发明的独立钻石一起被称为世界三大智力运动”这句话。接着陈丹阳也写了一篇关于华容道的微博头条文章《该说说华容道的事了》,非常生动精彩,值得一读。

2017年春节期间,我又从淘宝上买来了《科学消遣》和《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两本书。终于看到这两本一直想要查看的文献。49年出版的《科学消遣》单纯介绍了华容道的玩法,只有一小节两页纸。97年重版的《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则用三节来介绍华容道,其中单独一节讲述华容道的历史。其中核心的内容我已经通过其他书的引用看到过了。

二、华容道玩具形成的时间范围

我2007年写的小文主要是为了论证华容道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这个论断应该是比较可靠的。一眨眼快10年过去了,如上所述,我又看了一些新的资料,在此想把华容道这一特定形式的滑块游戏的形成时间粗略划定一下。

首先,我在2007年中的文章中就已经查到,1932年,英国有专利申请设计了一套10个滑块的大小方向(即1个2×2,4个1×2,1个2×1和4个1×1)和华容道一模一样的设计。只是2×1的摆放位置和两个小兵对调了一下。

中文文献最早的就是上面提到的1948年的《中学生》杂志和1949年的《科学消遣》。姜长英先生自己是最早1943年第一次见过华容道。他听西北工业大学的林德宽教授说1938年抗日战争后,躲避到陕西汉中城固县乡下见小孩子玩。

另外,就是前文提到的从常方圆处了解到的日本的资料。大概1936年日本就已经出现。

结合西方、日本和中国的零星资料,基本可以判断:华容道这一特定形态大概在1932年至1936年间形成。滑块游戏花样这么多,为什么唯独华容道流传和影响最大呢?

三、论消遣

这次颇费功夫查阅了《科学消遣》和《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两本书,并没有得到关于华容道历史的新的资料。不过1949年版《科学消遣》一书,姜长英先生在第一节有一篇《论消遣》一文则是写得比较精彩。可惜1997年以《科学思维锻炼与消遣》为名重版时,此文居然删改得索然无味了。

下面把《论消遣》这一节全文引用如下。1949年写的文章今天一点也不过时。文中提出的好的消遣方式的三大标准:趣味化、教育化、平民化,推箱子都完全符合,虽然推箱子游戏在该文出版30多年后才出现。另外,作者提出如果消遣的脑力游戏太难想不出答案时,应该持什么样一种态度,也同样适用于玩推箱子。文中还写道:“如有三五同好,就可比赛成绩,更能增加兴趣”,这不正是我们举办推箱子在线比赛的宗旨吗?

论消遣

作者:姜长英

我们做了一天或一星期工作,觉得神劳体倦,生趣索然的时候,自然需要调剂调剂,换换空气,作点消遣。将脑筋里的国家大计,人事纠纷,柴米油盐,……等等,暂且丢开,去想些或做些轻便省力,富有趣味,无关得失的事。使精神与肉体,因改变运用方式,而得到松弛或休息。现在的人,能在工作中求快乐的,实在是太少了。在他工作的余暇,找点消遣,寻些快乐,岂不是应该的?否则,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这样的人生也太苦了吗?

说到消遣是应该的,于是就有人寻花问柳,呼卢喝雉,吐雾吞云,歌舞酒肉,……的迷恋起来。对人解释,对己宽慰,说是“逢场作戏,消遣消遣,偶一为之,无伤大雅”。其实这是堕落,绝不是消遣的正轨。社会上就有少数人,吃穿无忧,闲暇太多。他们以堕落为消遣,天天消遣,简直要拿消遣当作职业了。这是缺乏正当消遣所引起的社会病态。然而,怎样才是应该有的消遣呢?

凡是正当的消遣,最少须是无害的,再积极一点,好消遣必须有益的。一种消遣是否合于我们的需要,可以用三个尺度或条件去衡量它。这三个是:
一、趣味化
二、教育化
三、平民化

第一,既然是消遣,必须使人发生兴趣,引人入胜。第二,消遣宜能养神益智,有益身心。最低限度,也要对人对己,全无遗害。第三,好的消遣须要轻而易举,不必劳师动众,更不可劳民伤财。趣味化了,才能使人乐于参加,不致厌弃。教育化了,才能有利无弊,收安定社会之功。平民化了,才能持久,才能普遍,使人人有消遣的享受。

我们不愿意拿枯燥无味的事来作消遣。我们不应该拿堕落的事来作消遣。我们也没有力量拿高贵的娱乐来作消遣。(例如打高尔夫球应该是很好的消遣,但它需要一套球具,一片大草原。有几个人够这种资格呢?)有了理想的消遣,人们疲惫的精神可藉以寄托,空暇的时间可藉以消磨。好消遣代替了恶劣的消遣,挽救了人们的堕落,减少了社会的罪恶。所以理想的消遣,是我们所需要的,也是值得提倡的。

合于上述条件的消遣很多,如:琴,棋,书,画,骑马,射猎,游公园,荡马路,用牙牌打一回五开,随胡琴唱几句京戏,或伴三二知友品茗清淡,或手持一卷静读心爱的文字,……以上种种,只要能配合你的个性,只要时地的环境相宜,都是很正当的消遣。可惜,也许是因为世风不古,也许是人性近恶吧,社会中实行消遣的人虽多,但爱好正当消遣的,却实在有限。这确是一件遗憾的事。

本书以后各节,介绍一些消遣的新方法,也可以说是新游戏。它能增益智慧,消磨时间,使急躁的人心平气和,使粗糙的人心思细密。一个人不必找对手,可以随时随地独自消遣。如有三五同好,就可比赛成绩,更能增加兴趣。所以这是非常理想的合于科学的消遣。有人嫌这科学消遣太“伤脑筋”了,他被这句流行的俗语所误了,同时他也误解了消遣的真义。“伤”字的意思是“损害”。但“伤脑筋”并非是损害脑筋,而是“费事”,“烦恼”的代名辞。譬如处理政治上与家庭里的纠纷,通货膨胀时代设法保存币值,买户口米或其他配给物品,等等;都是很“伤脑筋”的。这些事毫无趣味而又要不得应付,所以“伤脑筋”的人是很痛苦的。

“用脑筋”或”费脑筋”与“伤脑筋”不同。在学校里学习国,算,英文,声,光,化,电,那一样不用脑筋?用了脑筋,学业才会进步。世界上的事,除了睡觉,那一样不用脑筋?不用脑筋,就容易受伤害受损失。只要用脑筋而不感到疲劳,那是有益的。还有一件事,太简单太容易了,那就太平庸了不能吸引人了。如说把一个鸡蛋放在桌子上,或是将8二等分了就得4,这谁不会?还有甚么意思?假如说把一个鸡蛋直立在桌子上,或是将8二等分了可以得3也可以得0,这就有点意思了。所以消遣的事情不能太容易太简单,当然必须要费点脑筋,假如你消遣了相当时间,用了不少脑筋,居然参透了一个曲折有趣的问题,或是达成了某一种不容易得到的游戏目标,这时你一定会快乐,满足,像大考得到一百分或赛跑得到第一名一样。假如消遣的题目稍难,或是时间不充分,或是脑筋想错了路线,一时得不到结果,这也是于你无损,毫无关系,不必懊丧。古人有两句名言:“胜固欣然,败亦可喜”。这正是消遣者应有的态度。假如你玩了一会之后,觉得它太容易或是太难,觉得自己兴致减退或精神疲倦了,那么,你可以随时放手丢开,或是另换一种消遣再玩,没有任何拘束。总之,消遣是兴趣的,自由的,主动的,无关得失的,调剂脑筋,而决不不损害脑筋的。消遣与那些使人烦恼而又难于摆脱的“伤脑筋”的事相比,正好像天堂比地狱一样呢。

下文介绍一些科学消遣,希望能增强理想消遣的阵营,扩大爱好消遣的选择范围。倘若科学消遣能够削弱了恶劣消遣的恶势力,因而减少了社会里的罪恶,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参考文献

1. “华容道”玩具不是中国人发明的. http://weibo.com/p/1001603864949104458788 (2007,2015)

2. 陈丹阳,该说说华容道的事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0229136629205   (2016)

此条目发表在 游戏, 读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