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三月 2016

2016年李宁10公里路跑联赛广州站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2310 最近三个月跑量非常少。2015年12月跑28公里(含广州马拉松半马),2016年1月跑31公里(就参加了U-run的校园10k和香港马拉松半马两场比赛),2016年2月春节后到22日才恢复跑步,整个2月也只跑了24公里。 跑这么少也是有些原因的。 去年11月份练习100米跑摆臂力度太大居然把Garmin手表的表带甩断了,于是不得不用旧的 Nike Sportwatch 手表跑了几次步。广州马拉松是手握Garmin手表跑了全程,握得手发麻。于是香港马拉松还是戴了Nike手表。直到今年2月底才买了502胶水把Garmin手表表带粘上,3月份又重新用回 Garmin 记录跑步了。 也是去年11月底开始,离我住处很近的西大球场就逐渐开始围蔽,开始了地下停车场的施工建设。于是我不得不要么选择路跑,要么选择离住处稍微远一点的英东体育场跑圈。我还是更喜欢场地400米跑道跑圈,因为跑道是跑步锻炼专用场地,道路情况相对简单,可以更加专注于跑步,而不是看路。就如在高速公路上,司机一般不必担心有人横穿马路一样。但即便如此,也有一些父母带着幼童在跑道嬉戏,得留心别把学龄前儿童撞飞。 2月底开始恢复跑步,又碰上3月份是广州多雨潮湿的季节,为安排跑步时间也带来一些麻烦。 我儿子去年底出生了,这几个月就没睡过安稳觉,更是难以抽出时间跑步了。在这种情况下,1月份香港半马居然跑出149的成绩(我的半马最好成绩也只是比141略快,曾3次比赛中跑出1小时40分50多秒的成绩),且第二天也没有明显的酸痛,说明了一个月不跑,长跑耐力退步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港马之后又1个来月没跑,这回真的有明显退步了。体重也从稳定在57公斤左右提升到了稳定在59公斤左右。 2月底的恢复训练后,现在基本恢复到50分钟内跑完10公里比较轻松的水平,但现在跑半马,估计会比较辛苦。经过一番考虑,还是放弃了3月份的清远马拉松(半马)和东莞松山湖马拉松(半马)两个比赛。清远马拉松我参加过去年的第一届全马项目,今年本希望再跑个半马更完美,因为我更喜欢跑半马项目。但等我准备预定清远的酒店时,发现附近的酒店都订满,再加上近来跑量太少,索性放弃。在连续两年密度较大地参加群众性跑步活动后,首次对到外地参加跑步比赛产生了一丝厌倦情绪,有时还挺折腾人的。 所以东莞松山湖半马也准备放弃了,虽然这个比赛我甚至花了20元选了一个比赛号码。看见李宁10公里广州站也和东莞半马在同一天举行后,就更坚定地放弃东莞半马而选择参加李宁10公里。毕竟参加广州本地的比赛,和自己到操场跑一次步相比,没增加多少时间和金钱的成本。 今年的报名参加跑步比赛的计划不得不有所调整了,到广州以外的地方跑步不会超过两次。前些日子,看到5月8日开跑的肇庆半马,我也终于忍住没有报名了。跑步产业的确是蓬勃发展,而我的跑遍珠三角计划短期内是很难实现了。 一、报名 2月22日,在李宁网站10k页面http://10k.store.lining.com报了名,报名费80元,比去年涨价20元。 今年李宁10k的举办城市由去年的10个增加到了15个,广州站还是第一站。比赛地点不再是大学城,而改在了海心沙和临江大道的人行道一带。我前年参加广州珠江跑群的8k比赛跑过临江大道人行道,并不太宽,所以对赛道条件有些担忧。我想主办方放弃大学城选择海心沙的原因是海心沙是市中心城区范围,活动的宣传效应可能会更高。自从去年李宁10k不再是中国田协CAA认证赛事以后,我感觉这个活动的体育属性有所降低,娱乐成分有所增强。 装备领取也放弃了以往的会场式集中领取(去年在大学城体育中心)的形式,而是改在李宁的五家实体店之一。在报名时我选择了我乘坐地铁前往最为方便的北京路2店。 二、领装备 3月24日中午,我乘坐地铁到公园前站,步行至李宁北京路2店2楼,人还不多,很快领到了装备。继续沿用了去年的B-TAG号码布芯片,比赛T恤的款式也和去年相仿,改用黄色了。 去年一年没有买过跑鞋,两双轮流使用的跑鞋有一双的脚跟加强片都基本磨光了。于是顺便在李宁门店买了一双李宁新出的轻质跑鞋。因为是新品,只打了九折。 三、比赛日 3月27日,早上6点30多出门坐地铁抵达海心沙,居然大批选手站在门口还不让进。等了几分钟才进入。海心沙作为为2010年广州亚运会兴建的场馆,用来举行这样的全民健身性质的体育活动还是很好的。 于是我马上按照号码区间存包,但是指示牌写错,200-699的号码区间写成2000-699,导致我来回找了两次。存完包,上个厕所后,马上寻找起点拱门。指示还是不明确,又来回找了两次才顺利到达起点。 我就在靠前的位置等不太久后,8点稍过2分钟,李宁先生等就鸣枪起跑了。李宁还请来另外两位奥运冠军一起鸣枪,不过我都没听说过,主持人介绍了,但我连名字都没记住。如赛前所预料,跑道太窄,即便分了两组起跑,也跑不开。虽然以目前的水平,我很难破自己的个人最好成绩,但是为了完赛后不需要排队太久,我也是尽可能地跑快一些,中间只喝水一次。但是也没有太拼,跑完后还是比较轻松。最后,我自己手表计时45分18秒回到终点(也就是起点),但是距离不足,只有9.68公里。 之后就是领取奖牌,取回存衣包,又拿了一瓶水喝,就步行一段坐地铁离开了。 四、赛后 比赛当日傍晚在爱燃烧网站下载到两张终点前照片。 第二天,3月28日,官网查到正式成绩和下载电子证书。鸣枪时间是45分27秒,净时间45分15秒,男子组169名。 4月12日,才在官网下载到一张照片。 【后续】2016年9月5日、9月8日接到两次大都会保险(95308)打来的推销电话,因为这次比赛举办方统一购买的跑步活动一天险是向大都会保险购买的。      

发表在 健身 | 留下评论

围棋、推箱子和计算复杂度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2330 作者:杨超 这个月,2016年3月,Google 的 DeepMind 团队开发的围棋程序 AlphaGo 在韩国首都以 4:1 战胜世界冠军围棋九段李世石。早在近20年前,IBM 的国际象棋程序“深蓝”就已经战胜人类冠军。而围棋棋盘比较大,人们普遍认为人类对计算机程序的优势在围棋项目还可以保持比较长的时间。而这次 Google 团队的胜利,证明了其实开发一个战胜人类的下围棋程序并没有那么难,而是开发这样的程序没有太大的直接收益,哪怕是国际象棋和围棋这样就有悠久历史传统和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关注度的棋类。 围棋究竟有多难?我们拿它和推箱子来比较一下。恰好我刚刚完成了用三篇博文来介绍推箱子问题的计算复杂度:推箱子是PSPACE完全问题。 为了从计算复杂度方面和推箱子问题比较,我们需要准确地定义一下什么叫围棋问题。 虽然人们常说围棋的变化很多,但是无论变化有多少,终究是一个有限的数。所有有限步内能分出胜负的、没有隐藏信息、也没有运气成分的二人棋类游戏,一定有一方有必胜策略(或者必和策略)。打个比分说,19路围棋按照中国的贴目规则也许是先手有必胜策略。那么我们所说的围棋问题,就是对于任意的n x n棋盘上下的围棋,如何设计一个算法来确定究竟是先手必胜还是后手必胜?或者等价地说,先手究竟有没有必胜策略?(即这是一个回答“是”或者“否”的问题)通常的19路棋盘围棋是围棋问题的一个实例。要回答这个问题,除了穷举所有的对弈变化之外,人们暂时还没能找到其它规律来判断谁有必胜策略。对围棋而言,穷举所需要的时间随着棋盘 n 的增大,是成指数增长的。事实上,已经有文献证明,按日本规则,围棋问题是EXPTIME完全问题(见[1,2],该文章作者猜测,若按中国规则,围棋问题可能更难,成为指数空间完全问题)。也就是说,在指数时间可解的问题里面,围棋问题是最困难的其中一个。除了围棋,其它一些棋类问题如国际象棋、西洋跳棋(checkers)都被证明是EXPTIME完全问题。其中8×8棋盘的西洋跳棋在使用计算机花了近20年的穷举计算后,在2007年被证明双方都采取完美策略一定是和棋。 所以,从计算复杂度来看,包括围棋在内的许多棋类游戏比推箱子要难一个层次。计算复杂度的几个概念(EXPTIME、PSPACE、NP、P)的关系可用下图表示。虽然还没有从理论上严格证明,但是一般认为,从内到外,这四类问题的计算复杂度是严格地越来越难。 更有甚者,围棋问题的一些子问题,如征子能否成功问题在文献中被证明是PSPACE完全问题[3]。而围棋残局收官问题,则是PSPACE难的[4]。也就是说围棋问题的某些子问题就已经和推箱子问题一样难了。 那么,为什么比推箱子更难的围棋都已经开发出能战胜人类的程序,但是比围棋还容易一些的推箱子,我们却没有看到优秀的推箱子求解程序能够解出较大的、箱子数目较多的关卡呢?我想主要有以下这么一些因素。 首先,开发推箱子求解程序比开发下围棋程序更加无利可图。目前看到的一些求解程序基本都是个人单打独斗编写的,运行在个人电脑上,而且都是作为业余兴趣进行的。尚未看到有软件类企业或者研究团队投入较大资源来开发。作为对比,Google的AlphaGo程序投入了至少20人的开发团队,和李世石对战时动用了上千个CPU和GPU同时计算。 其次,AlphaGo虽然战胜了人类,但是并没有回答我们前面所定义的围棋问题,也就是说并不知道是否先手必胜。战胜人类并不需要穷遍所有变化,比判断19路围棋谁有必胜策略稍微容易一些。而一个推箱子关卡求解程序从某种意义上必须回答出推箱子问题,一般来说,必须穷遍所有路经才能判断一个关卡无解。而找到一个答案,除了穷举剪枝之外也还没有见到有人提出新的算法思路。 比较令人好奇的是,如果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计算机运算资源,计算机求解推箱子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能解出多大的关卡?解大关卡能比人解得更快吗? 第83期推箱子比赛,我们也借着这个机会,由麦英兄设计了一关AlphaGo关卡。这一关计算机能解出来吗? [参考文献] 1.  J. M. Robson, The complexity of Go, Proc. IFIP (1983)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推箱子, 数学, 计算机 | 留下评论

读书笔记(之二)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2305 之前写了一篇关于天文学方面的读书笔记。 在那之后,把 Phil Plait 主讲的 Crash Course Astronomy 科普视频连载全部看完。 2016年2月7日,农历除夕的凌晨6点20分,肉眼看到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同时出现在天空中,月亮也在。随后的猴年春节期间看了不少媒体对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的报道。 以后有机会要肉眼看一次银河。 在各种泛泛的科普阅读中,多次看到基本粒子的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后,就不时想搞明白标准模型究竟是什么。最后还是看了 FermiLab 的一个8分钟左右的关于标准模型的视频才最有收获。FermiLab 还联合 SLAC 办了一个网络杂志 Symmetry ,可以从中了解与粒子物理相关的一些科普知识和最新研究进展。感觉广义相对论和粒子物理的标准模型(量子场论)这两大理论体系基本囊括了人类对最根本的物理现象的认识,以后有时间阅读时,可以多读读这方面的东西。 为此,三月份开始读著名理论物理学家Roger Penrose写的通俗读物《The road to reality : a complete guide to the laws of the universe》。此书我购于三年前,2013年3月15日,一直没有看。全书共34章,前16章都是讲理论物理中所用到的关键近代数学理论。我暂时只看到第12章,收益良多。    

发表在 读书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