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探测与运载火箭系统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763

作者:杨超

 

火星探测是一项大工程,这是我国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的延申(当然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本身也在不断升级深化中)。载人航天和探月工程是被列入国务院颁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的国家十六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而据报道,火星探测是2016年正式立项的,被列入了国务院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新增的“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的6个重大科技项目之一:深空探测及空间飞行器在轨服务与维护系统。

从探月与深空探测工程的官网上,可见探月工程本身又可分为五大工程模块,需要不同的单位牵头协同完成。这里每一个子工程都是大工程。比如说其中的发射场系统,就主要包括新建了海南文昌卫星发射中心。与我国之前的三大卫星发射中心相比,这里纬度更为接近赤道,对发射深空探测器来说是一个有利因素。

为了完成火星探测任务,还要继续完善这五大工程,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本文主要谈谈运载火箭系统,就是要研发推力更大的火箭。除了火星探测,我们的载人航天工程建设新一代更大的空间站,和探月工程的采样返回,都离不开更大推力的火箭。长征五号火箭经历过一些波折后,已经成功把重达5吨的火星探测器“天问一号”送入地火转移轨道。还有一些新型号火箭,如载人火箭长征2F的升级换代型号长征七号、近地轨道运送能力超过50吨的超重型火箭长征九号等,也处于不同的开发进度中。

长征五号的成功研发,使得我国的发射能力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上一篇博文提到,当前,现役火箭中最强的6大火箭型号如下:

  • 美国 SpaceX 的 Falcon 9 和 Falon Heavy,
  • 美国 ULA 的 Delta IV Heavy,
  • 我国的长征五号(包括长征五号B),
  • 欧洲的 Ariane 5,
  • 俄罗斯的 Proton,
  • 俄罗斯的 Angara.

其中,又以美国的 Falcon 系列运力最强,其他5款火箭半斤八两,低轨道运力都在25吨上下。而且 Falcon 火箭系列是目前全球唯一的可重复使用的火箭系统,降低了发射的成本。Falcon 9 火箭目前已经是非常成熟,恰好昨晚(8月18日)有一次发射任务,我第一次看了一下其网络直播。

Falcon 9 火箭的 9 表示火箭一级有九台引擎,而非该型号火箭的第9个版本。火箭的一级可以自己降落到地面。

SpaceX 官网上关于 Falcon 9 (Full Thrust Block 5)的一些性能参数,可见性能略逊于长征五号,但是 Falcon Heavy 则强于长征五号。

昨晚的 Falcon 9 执行一个低轨道的发射任务,主要是发射自家的 starlink 卫星58个,每个260公斤。另外开启“共享火箭”商业模式,还同时为 Planet.com 公司发射3个 SkySat 卫星,每个约120公斤,总净负载约16吨。这一重量基本达到了 Falcon 9 近地轨道发射的极限,若不回收火箭第一级,重量还能增加一些。

而这次使用的火箭一级此前已经五次发射并回收,加上这一次则已经重复使用了六次。火箭的发射和一级降落的示意图如下:

根据官网的发射时间表,火箭一级2点火后2分多钟就关机分离,二级9分钟就关机。

Planet.com 公司是一家地球表面成像公司,拥有一批低轨道太阳同步卫星 SkySat 每天对地球表面进行亚米级别的拍摄。这一次发射的 SkySat 则以倾角53度在400公里高度绕行,作为太阳同步卫星的补充(太阳同步卫星一般90多度的倾角),因为人类活动多集中在南北纬53度之间。为什么太阳同步卫星一般90度左右的倾角呢?这个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就不在这里解释了。太阳同步卫星(SSO)和地球同步卫星(GEO)虽然都有同步两个字,但是含义不太一样,前者指时间同步,后者指空间同步,所以又叫地球静止卫星。

该公司还常常结合世界上发生的新鲜事,隔几天在其官网发布一两张高清地球照片,以展示其公司卫星舰队的能力。下图就是该公司紧跟国际热点,拍摄最近受损的直径300多米的前世界第一的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在2020年8月10日的卫星照片。可见现在民用商业卫星成像都达到了亚米级别(即照片的一个像素对应着地面不到1米的距离)。

SpaceX 为了满足客户 Planet Lab 的需求,从直播的遥测模拟画面可以看出,火箭是从佛罗里达州海岸从东北方向发射。模拟画面中,白色应该是计划的轨迹,蓝色是实际飞行轨迹,两者差别不大。从这个图还可以看出,第二圈的轨迹和第一圈有一个夹角,这是因为地球在自转的缘故。

在大西洋上空相继把客户的三颗卫星释放之后,火箭二级又继续飞行到南印度洋上空才把 SpaceX 自家的卫星释放。

发射后不久,Planet Lab 公司发布消息,卫星已经成功进入 207 × 370公里、倾角为53度的轨道。随后卫星将靠自己动力抬升到 400 公里。

 

SpaceX 公司自己的 starlink 卫星也将靠自身动力进一步抬升到目标轨道。

发表在 火星 | 留下评论

天问一号第一次中途修正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710

作者:杨超

上一篇博文讨论了我国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从发射到箭器分离的轨迹。

分离后,天问一号就基本只在太阳(和地球等)的引力作用下飞行。有不少业余和半职业的天文爱好者和无线电爱好者都从太空中捕捉到了天问一号,由此还计算出天问一号的轨道根数。不过由于火星探测器比起近地小行星小多了,随着天问一号离地球越来越远,业余人员很难再观测到。

人造航天飞行器被业余天文爱好者观察到是常见的事情。我国的嫦娥二号完成原定任务后,从日地拉格朗日点L2再次变轨,执行在距离地球约700万公里外飞掠小行星的任务时,也曾被不明真相的业余爱好者观测到。

据报道,8月2日7点0分,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对天问一号执行了第一次轨道中途修正(trajectory correction manoeuvre,简称TCM)。由于长征五号非常精准地把探测器送入了预定轨道,这次修正的主要一个目的考察发动机的在轨工作情况。

天问一号继续着火星之路的漫漫征程。

 

这次,我国使用重型运载火箭(重型一般指具有把20吨以上送到LEO的能力的火箭)长征五号第一次执行正式任务(之前的长五发射均带有试验性质),把重达五吨的探测器直接送入地火转移轨道,为人类有史以来发向火星的所有探测器中最重的一个。而同期发往火星的阿联酋和美国的探测器因为相对较轻,所以均使用了中型运载火箭。阿联酋用的是日本的H-IIA火箭,美国则是宇宙神五号(Atlas V)火箭。

 

 

 

 

 

 

 

 

 

 

 

 

 

 

 

 

 

 

 

 

 

 

 

 

 

 

 

 

 

 

(宇宙神五号)

 

 

 

我国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在世界上现役的火箭中,运载能力排行第三,仅次于美国ULA公司的德尔塔4重型(Delta IV Heavy)和美国SpaceX公司的 Falcon Heavy 火箭。略强于欧洲的阿丽亚娜5(Ariane 5)火箭和SpaceX公司的Falcon 9。此外,俄罗斯也有质子号(Proton)和安加拉号(Angara)两款运送能力差不多的重型火箭。现役的低轨道运送能力超过20吨的火箭就以上几种了。把Falcon 9/Heavy算成一种火箭的两种变形(长征5号也有长征5号B的变形),即全球只有6款在役的重型火箭。

 

 

 

 

 

 

 

 

 

 

 

 

 

 

 

 

 

 

 

 

 

 

前些天北京时间8月16日,欧洲在南美法属圭亚那发射阿丽亚娜5号火箭,把三颗卫星共近10吨送入地球同步转移轨道(GTO)。法属圭亚那在北纬5度左右,发射地球同步卫星是极为理想的位置,基本上就是直接向东飞就行了。但地球同步轨道(GEO)的高度为36000公里左右,火箭一般不把卫星送那么远,而是先把卫星送入大椭圆的地球同步转移轨道,再由卫星自己在这个GTO轨道的远地点恰当地变轨进入地球同步轨道。有时也会有利用上面级把卫星直接送入GEO轨道的。

下面是这次阿丽亚娜5发射官方手册中的飞行轨迹示意图。注意此图的星箭分离的位置不正确。从此图上看,似乎火箭绕地一周才完成分离,实际上大概向东飞到非洲或印度洋上空就依次完成了3颗卫星的分离了。

三颗卫星中,最后分离的是属于日本B-SAT公司的用于电视信号放送卫星,据该公司的公告,卫星在火箭点火后47分钟分离(此时火箭显然还没有绕地球半圈),将于8月25日才调整到地球同步轨道。

 

 

 

下图是该火箭飞行在地球表面的投影轨迹。其中显示了5个地面测控站,还有3颗卫星依次分离的位置。

 

 

 

 

 

 

下图是 ESA 在肯尼亚的马林迪(Malindi)测控站的天线。一般火箭发射和卫星的测控中,10来米的天线就绰绰有余了。我国在神舟飞船等任务中,也租用过马林迪的天线。

发表在 数学, 火星 | 留下评论

天问一号的飞行轨道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647

作者:杨超

 

2020年7月23日,我国的长征五号火箭用了36分钟把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送入地火转移轨道,开启了6个多月的征程,将于明年2月抵达火星。这同时也是我国继探月工程之后,正式开启了行星探测计划。

此前的几天的7月20日,阿联酋的HOPE火星探测器在日本种子岛由日本的H-IIA火箭发射升空。在这之后的7月30日,美国“毅力号”(Perseverance)火星探测器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角空军基地41号发射场由Atlas 5号火箭发射升空。

至此,2020年的这次火星探测发射窗口期的全部探测器均已经成功发射。而欧洲的ExoMars火星探测器的发射又一次推迟,只能等到下一个窗口期,即26个月之后的2022年。

这段时间,网上不少科普都解释了为何多国都扎堆在这个窗口期发射火星探测器,主要原因是所谓的霍曼转移轨道(Hohmann Transfer Orbit),比较节省飞达火星所需的燃料。由连续性,在这个时间点前后约一个月多月的时间内,都可以设计出合适的飞行轨道,和理论上最佳的霍曼转移轨道相差不远。

霍曼转移轨道的发射时机是火星与地球的夹角为40度左右。而地球公转的角速度是火星的1.88倍左右,每两年多(即26个月左右)套火星一圈。所以这个40度左右的夹角每26个月才出现一次。

值得指出的是,这个地火转移轨道是指探测器由火箭发射升空后与火箭分离,直至接近火星近火制动好让探测器被火星的引力捕获的这一段过程。这一个过程中,除了中间少数几次的轨道中途修正和深空机动之外,探测器基本上只受到大阳的引力作用(地球和火星的引力都可以忽略不计),其数学模型是相对比较简单的。

而如何用火箭精准地把探测器从地面送入这个地火转移轨道,则要更为困难。所以大家看到发射过程中,发射中心和测控中心的人员都比较紧张。顺利送入轨道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对这漫长的近七个月的旅途倒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担心。下一个需要担心的时刻是近火制动。

第一个成功把火星探测器成功送到火星环绕轨道的亚洲国家是印度,于2013年发射,2014年抵达火星。印度人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轨道示意图(点击可看大图)。

由此图可以看出,印度的探测器是环绕地球轨道飞行了多圈后,经过多次加速调整,才最后加速离开地球,进入地火转移轨道。主要原因是印度当时的火箭推力不足,不足以把探测器直接推到能够脱离地球的第二宇宙速度。

更早前的1998年,日本也尝试发射火星探测器“のぞみ”号,但是接连发生各种故障,脱离地球轨道时没有正确入轨,经过多次轨道调整,最终也没能进入火星环绕轨道,以失败告终。

 

我国在2011年也曾尝试向火星发送“萤火一号”探测器,不过是搭乘俄罗斯的火箭,发射失败,最终连地球也未离开。

这次阿联酋也有发布他们的希望号(HOPE)的飞行轨道示意图。但是这个示意图并没有体现火箭发射阶段的飞行轨迹。

用H-IIA火箭把阿联酋的希望号送入轨道的三菱重工有如下的发射计划图,显示了发射轨迹在地球上的投影路径。最终实际发射实际为日本时间7月20日早上6点58分,探测器在约57分钟后和火箭彻底分离。由此可见火箭是绕了地球飞行了大半圈后,从地球背向太阳的一面进入双曲线逃逸轨道,并在后期进一步进入地火转移的大椭圆轨道。

美国毅力号是在美国东部时间早上7点多发射的,发射过程的飞行轨迹和日本相仿,也是绕了地球大半圈。而且从发射到和火箭分离也是总用时约1个小时。下图是毅力号发射公司ULA官网上公开的发射计划。

关于“天问一号”的发射飞行轨迹,我在网上各种官方半官方的网站或媒体上找不到类似于以上图片这么精准的轨迹图。不过根据各种视频文字报道,可以判断出飞行路径和日美两家类似。唯一的区别是于我们发射时间是中午12点多,相对而言,少绕了地球近1/4圈。

根据央视的直播,从监控画面看,器箭分离时,已经在西经126度南纬29度的上空近500公里,快要飞到南美阿根廷上空了,已经绕到地球背面了(背向太阳的一面)。此时检测速度为对地面10.907公里每秒,已经超过了这个高度下的第二宇宙速度,进入了地球逃逸轨道了。

与日美相比,我们这次火星探测器最重,总重达到5吨,但是送达逃逸轨道的时间最短,仅用了36分钟器箭分离。

成功发射后,深空测控也进展地进行。据报道,器箭分离后仅4分钟,我们深空测控网的阿根廷站就捕获了探测器。

天问一号探测器是沿着地球公转轨道切方向略向外,从地球背面飞离地球。因此,直到入夜,即我国国土逐渐因为地球的自转而转到地球背面去时,我们境内地两个深空站才陆续捕获天问一号。发射当天晚上9时37分,东部的佳木斯先捕获到,第二天凌晨1时许,西边的喀什站也捕获到了。

因此,虽然没有找到天问一号的发射轨迹图,我们从各种报道中也容易想象天问一号在太阳系中的飞行轨迹:中午12时许几乎是太阳直射的时候随着火箭起飞,自西向东飞过太平洋,并且略偏南。这是因为7月正是北半球夏天,地球自转轴倾向太阳,而探测器是几乎在黄道平面内飞行。绕到地球背面后,就沿着地球公转轨道的切线飞离地球了(参见下图蓝色线,俯视黄道平面的角度)。

 

据后续报道,北京时间7月28日凌晨5时左右,天问一号飞离到距离地球150万公里处,离开了地球引力范围。这意味着正式从地球逃逸轨道(双曲线)转接到地火转移轨道(椭圆)。此时天问一号与地日连线的夹角为105度左右(据ProjectPluto上的公布的观察计算数据),也和我们前面分析的飞行轨迹完全吻合。

发表在 数学, 火星 | 留下评论

第五个Switch游戏《Creaks》

 

本文地址: http://sokoban.ws/blog/?p=4599

之前已经有四篇博文分别写了四个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本文是第五个。

因为疫情,儿子的幼儿园6月初才开学,7月21日又放假了。刚好7月15日,在微博上看见《机械迷城》的开发者的新游戏《Creaks》将于7月22日在 Switch eShop等平台上发布的消息,就计划着要购买,以便儿子放暑假时,玩给儿子看看。

约10年前,我玩过《机械迷城(Machinarium)》,比较喜欢这个游戏。我还以为我的博客中之前写过这个游戏,经过一番搜索后,发现我的记忆有误。我只在一篇博文中提到过一下这个游戏,并没有专门为这个游戏写过博文。《机械迷城》属于 Point-and-Click 类游戏,我也不怎么特别想写。

后来大概在儿子两岁多的时候,我又在海信电视机上打了一遍《机械迷城》这个游戏给儿子看,儿子也比较喜欢。所以我想,这个画风类似的新游戏《Creaks》儿子应该还会喜欢,可以在这个比较短的暑假中消磨一些时间。

但是我在Switch日区的eShop的即将发售列表中并没有看见《Creaks》,于是又注册了一个美区的账号,发现美区上有,且标价19.99美元,作好了在美区购买的准备。在Steam上也看到这个游戏即将发售,但是价格未知。

7月22日一早,我先打开日区的eShop,发现《Creaks》虽然之前并没有出现在即将发售列表里,但现在已经直接出现在新发售游戏里了,价格为2200日元,和美区也差不了多少。且美区还没到7月22日,暂时尚未正式发售。于是我就直接从日区购买了。游戏大小接近5G,直到晚上才下载完毕。相比之下,《机械迷城》才不到200M。

7月22日当晚11时一到,《Creaks》在Steam上也正式开售,价格为78元人民币,差不多是我从Switch日区购买的价格的一半。之前好友JimmyZ也告诉过我,很多小游戏在Steam上会比Switch上便宜,可下载类游戏若在其它平台也有,最好别在Switch上买。但是 Switch 版本更利于我在大电视上演示给儿子看,所以我一开始就做了不管价格直接买Switch版本的打算。

《Creaks》内部菜单有中文,但游戏本身并没有汉化名,虽然很多中文媒体都把它称之为《嘎吱作响》。这款游戏是一个侧面视角的2D平台解谜游戏,可以归入典型的推箱子类益智游戏中,动作要素几乎为零,基本不需要太眼疾手快。

游戏用一个大地图把相对独立的关卡串联起来。我没有细数,大概只有40多关,每天只给儿子演示一小会,7月28日就通关了。

游戏机制也比较简单,随着游戏的推进,逐渐出现四种(也可以说是五种)不同的怪物:柜子狗、水母桌子、衣架人(有男、女之别)和山羊椅子。每种怪物都有不同的固定的行为模式。

  • 狗:主角靠近它,它就会攻击;
  • 水母:在关卡里不间断地游荡,碰到障碍物后,按某种固定顺序转向;
  • (男女)衣架人:在水平方向上,男的总是和主角同方向移动,女的则反方向移动;
  • 山羊:主角靠近就跑开,在有草的地方停下来吃草。

因为游戏世界设置为一个地底世界,所以四种怪物又有一种共同的行为模式,那就是当怪物被灯光照射(有不同类型的开关可以控制灯的开与灭)之时,都会变成相应的家具不再移动。如狗变成柜子,山羊变成椅子,水母变成桌子(见下图,似乎是地球仪,不是桌子)等等。变成家具后,还可以推或者拉,真正融入了推箱子元素。

游戏主要就是利用这些规则躲避怪物,走到出口过关,进而可以在大地图上继续前进。

大地图设计的也比较用心,并非简单地把各个小关卡串联起来。比如,有一个小关卡的场景在大地图上需要两次通过,但是两次通过的谜题和出入口是不同的,即同一个场景被精心设计成了两个关卡。而且在串联的路上可以发现收集各种各样挂在墙上的画,作为游戏主线的一个点缀。

个别关卡设计得比较巧妙,但总的难度不高,没有那一关会有被卡住过不去的感觉。所以悠悠闲闲地,也一个星期不到就通关了。下图为通关后和怪物们开派对(PARTY)。

最后,字幕出来了。

总的来说,这个游戏算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纯粹的推箱子类益智解谜游戏。但是游戏流程非常短,可能有人会觉得不太对得起这个价格。我儿子在看我玩的时候非常高兴,常常兴奋地用他的视角向我描述游戏中发生的事情,令我感觉这游戏也没白买。

总游戏时间大概10个多小时。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

新冠病毒与跑步总结:第十三个半年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591

因为新冠病毒全球爆发,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跑步了,体重达到70公斤上下。

  • 2019年11月:19.5公里(1.5k+1.5k+广外校运会1.5k+4k+6k+5k)
  • 2019年12月:28.5公里(3k+中大4.5k+5k+6k+6k+5k)
  • 2020年1月:21公里(清迈10k+西大球场5k+路跑6k)
  • 2020年2月:0公里
  • 2020年3月:0公里
  • 2020年4月:0公里

(未注明的均为西大球场)

半年合计:69公里。

发表在 健身 | 留下评论

任天堂 Switch 上的《Toki Tori》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522

《Toki Tori》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我之前在2011年有一篇博文介绍过这个游戏。我记得我后来把这个游戏全部通关了,但具体什么时候通关的,我查不出来,大概2012年底之前吧。这个游戏不少关卡都极其难,想几天都想不出来。

这个游戏实际上是一个比较老的游戏了,是2001年作为 GameBoy Color 上最后几款游戏之一发行的。我之前一直以为2001年就是这个游戏诞生的年份,最近在网络上再搜索这款游戏的资料时,才发现 GBC 版本是基于开发者更早的1994年在 MSX2 家用电脑系统上的一款名为 Eggbert 的游戏重制。GBC 版本与 MSX2 版本相比,游戏机制和游戏角色形象基本不变,关卡则据我初步观察,大规模替换了一些更好的设计。

我最早接触到这个游戏在其问世的约17年后的智能手机时代,是在 Android 系统上第一次见到这个游戏的。Android 版是原 GBC 版的重制版本,游戏画面有了大幅度的提升。除此之外,游戏的核心玩法原封不动。关卡也是基本原封不动,我注意到GBC版有一关可以少用一个工具过关。后面的智能手机版、家用主机版等都把此关局部微调,把漏洞补上了,也增加了原关的难度。可见优秀的关卡需要不断打磨,就如我们的推箱子比赛的关卡一样。

继GBC版本之后,开发者到了2008年才又再一次重制,并在任天堂的 Wii 主机平台以 WiiWare 发行。在这以后的版本,包括我最早接触到的Android智能手机版本,都是基于这次重制针对不同平台的微调。

继 Wii 之后,《Toki Tori》还在任天堂的家用主机 Wii U、掌机3DS(因3DS的特性,游戏名为《Toki Tori 3D》) 、索尼的 PS3 、苹果的 iOS、个人电脑上的 Steam 等平台都发行过。2018年,《Toki Tori》发行了任天堂 Switch 版本。

2012年底我曾在 Steam 平台购入了这个游戏。2013年还购入了其续作《Toki Tori 2+》,不过这个的游戏规则和1代可以说完全不同,我还是更喜欢原来的1代多一些。

由于新冠病毒影响,我偶尔又在 Switch 系统上浏览 Nintendo eShop,发现其特价促售游戏里有这一款游戏,原价 400 日元,打折后仅售100 日元,折合不到10元人民币。由于我账户中还有20日元余额(上次购入《仓库番》剩下的),最后忍不住用 80 日元(约6元人民币)第二次买了这款游戏。《Toki Tori 2+》实际上也被我买过两次,这次买了 Switch 版本的《Toki Tori》后,1、2两代都重复购买了。

Switch 版本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是只能用手柄方向控制游戏角色,把自动寻径功能去掉了。而之前的 Wii 版本也好,Windows 版本也好,都是同时支持按键方向控制和智能寻径的两种方法的。

现在各大主机平台上的游戏基本分为商业大作和独立制作游戏两大类。前者如《塞尔达传说》既有实体卡带,也可以在 eShop 上购买并下载纯电子发行版。后者则以纯电子方式发行,任天堂 Switch 主机上的《Toki Tori》当然属于这种形式。

不过这次购买 Switch 版《Toki Tori》前,我又上网搜索了一下这个游戏,意外发现有个英国的 Super Rare Games 公司专门为出类拔萃的独立游戏发行限量的实体卡带。合集《Toki Tori Collection》作为他们公司的第19款销售的实体独立游戏,于2019年发行,限量5000套,但是已经售空,我还有点遗憾未能买到。因为这个合集除了包含重制新作的《Toki Tori》一代、《Toki Tori 2+》之外,还包含了可以模拟运行的原来的 GBC 版本的《Toki Tori》,的确有一点收藏价值。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

新冠病毒与《塞尔达传说之旷野之息》

 

本文地址: http://sokoban.ws/blog/?p=4499

因为新冠病毒引起的疫情,寒假延长了,幼儿园何时开学还不得而知。习惯每天都要出门的儿子能天天待在家里实属不易,怎么让他自己消磨时间也是令人发愁。去年底入手的 Nintendo Switch《塞尔达传说之织梦岛》一开始接电视玩没有引起儿子的太多兴趣。寒假他手持玩了一段时间后慢慢喜欢上了。此时我才领会到 Switch 其实是电视主机和掌机的结合体。

这个游戏需要文字指引,幼儿难以独立完成,但是稍微指点一下,4岁的小孩也能玩得很流畅。看着儿子在迷宫中熟练地切换不同功能的工具过关,我都觉得有点意外。当然很多关键地方儿子打不过去还是需要我帮忙。另外比 GB/GBC 原版新增的迷宫拼图内容丰富,儿子非常喜欢玩,而且也很耐玩。

这个游戏多年前读本科时在同学 JimmyZ 的 GBC 上面玩过。这次的Switch重制版的画面精美程度比当初的GBC版提升了好几个数量级。比塞尔达系列游戏在 GBA 上复刻超任的 A Link to the Past 或者GBA上新作 The Minish Cap,亦或 DS 上的 Spirit Tracks 等等 ,也要高出好几个层次,达到了2维塞尔达的最高水平。但这次在 Switch 上玩的时候,总觉得游戏中的一个个场景我当初玩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可能是记忆把不同时期的经历重组了。

由于寒假过于漫长,儿子把《织梦岛》打通关了也没还有结束。于是2月的最后一天,我又网购了《塞尔达传说之旷野之息》卡带。这个是2017年在 Switch 上的新作,代表了3维塞尔达的最高水平。试玩了一会,游戏构建的3维世界令人心旷神怡,迷宫则有些未来世界的味道。但这个3维的复杂度比2维的要高非常多,小孩子玩起来难度有点高。我没怎么玩过3维的游戏,主要的经验也是来自好友JimmyZ上次借给我的 3DS 上的复刻 N64的《塞尔达传说之时之笛》。《旷野之息》所构建的3维世界也比《时之笛》要高出好几个数量级。网上查询说它的3维物理系统用的是 Havok 中间件。

这两款 Switch 上的塞尔达游戏还有一个重要的新要素是自带多语言,直接就有官方中文版,这为给小孩子玩提供了一点点方便。

补充:儿子3月份放假期间玩了一阵《旷野之息》后,我的一个新的体会是:3维的游戏和2维的游戏相比,难度密度比较小,其乐趣更多在于探索未知。

 

 

 

发表在 游戏 | 留下评论

Nintendo Switch 上的《みんなの倉庫番》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489

官方的《仓库番》版本从2015年后有些新的动作。在Windows平台上先后发行了《倉庫番パーフェクト プラス A面》、《倉庫番パーフェクト プラス B面》、《倉庫番ファーストステップ プラス》和《倉庫番リベンジ 復刻版》四款游戏。也就是把经典的 Sokoban Perfect 和 Sokoban Revenge 两款游戏重新发行。

2016年又发行了智能手机上的《倉庫番Touch》,安卓Android 和苹果 iOS 平台上都有。

在智能手机版本的基础上,又在2018年发行了 Windows 新版《倉庫番スマート》(Sokoban Smart)。这款的画面和2015年至2016年间的四款稍微有点不同,而和智能手机版本的画面一致。

因为去年底有了 Nintendo Switch,于是查了一下,发现官方在2019年也发行了家用游戏机版本的《みんなの倉庫番》。游戏名字翻译为中文意思为:《大家的仓库番》。于是注册了日本Nintendo eShop 账号,正值搞活动,花了 980日元买了 Switch 版的官方仓库番发行版。据官方网页,PS4系统上也发行了同款游戏。这距离官方上一次最后在家用游戏机平台(PlayStation)上发行仓库番游戏已经过去了近20年。

家用游戏机版本的画面也是延续了智能手机版本的。

 

发表在 推箱子, 游戏 | 留下评论

2020年清迈大学理学院10公里跑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476

清迈大学理学院曾为建校55周年举办过校园10公里跑,参赛者主要面向在校师生和校友,各方反映不错。今年2020年继续举办。好友 S.C. 博士是赛事的组织者之一,通知了我这项赛事。于是我报了名,并请 S.C.博士帮我利用泰国的二维码支付垫付了500泰铢报名费。后来我去比赛时还给了他。

赛前一天中午1时抵达清迈机场时, S.C. 博士在机场驾车接我到酒店,并把预先领到的号码布给我。当晚睡眠质量一般,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凌晨4时,S.C. 博士就又开车带我到校园。 S.C 博士要到10公里的最后一个饮水点组织赛事工作。我在 S.C. 博士的办公室又小睡一会。

5点45左右,我步行到起点准备比赛。6点15分正式起跑,我基本稳定在不到6分的配速。最后自己录得1小时0分24秒完赛,实测距离为10.3公里多。比赛没有电子计时芯片,有两处折返点人工发放手环以证明选手通过。中途有两个饮水点我喝了一点水,最后一个饮水点向好友 S.C. 博士挥手致意。

在终点处领取了完赛奖牌。喝了点饮料、肉粥等。当天下午感到有些头疼,为睡眠不足的缘故。

赛后在赛事的FB网页下载到几张跑步时的照片。另外发现有个 photo.thai.run 的网站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找到我的50多张照片,选择了4张最好的购买,共花了650泰铢。从这个网站的技术水平和赛事的数量,可以感觉泰国的跑步气氛不比中国差。后来有一天傍晚在清迈大学校园内水库周围的跑步径上,看到跑步的师生也很多。

第二天完全没有肌肉酸痛现象。

 

发表在 健身 | 留下评论

2019年中山大学第21届校园马拉松5公里

 

本文地址:http://sokoban.ws/blog/?p=4469

中山大学校园马拉松之前两届(19、20)都是10公里,今年可能由于校园内土建工程较多,最长距离的项目只有5公里,分为5公里组和2.5公里组。

11月底,前同事蔡老师告知我这一赛事消息,并告诉我12月1日中午12时准时开启微信报名。12月1日我准时报了名。12月5日,到中大工行门口领取了装备。

12月7日比赛当天,我于下午2时来到蔡老师办公室。我把长袖上衣脱下放在蔡老师办公室,2时半前和蔡老师一同前往英东体育场。

大概3点1分左右,5公里组先起跑。这次距离也不长,我穿着长裤跑。蔡老师以4分左右的配速向前冲,我跟了一两百米来米就放弃了,按自己的速度跑。主赛道就是校园中轴线两圈,最后又回到英东体育场拱门。我用手表录得时间为24分32秒,实测距离为4.49公里。

赛后领取和奖牌和喝了一瓶饮料。然后又步行回蔡老师办公室取回上衣。离开蔡老师办公室后,还用蔡老师分享的官方二维码识别后的网站上查询到完赛时间为24分21秒,并下载完赛电子证书。

 

发表在 健身 | 留下评论